「喂,好耐冇見喎,不如出嚟食飯見吓?」一位多年沒見的朋友問我。

「嗯,都好喎,我哋應該有好多嘢講。」我笑著答。

不幸的是,我們所訂位的餐廳是有限時的,然後去哪裡都是一個問題,為什麼?

因為在街外是需要戴住口罩,戴著口罩是沒法暢談,我聽不到,她又不懂手語。

這兩年疫情都是這樣過的。

但她很快想到一個方法:「不如買返個透明口罩啦!」

我:「我未買過,好似好難買到咁。」

熟為人知的透明口罩其實大多數用在教師、手語翻譯、或者特定的時間需要用。

而很少會為朋友戴而戴。

我:「你戴咗透明口罩會好多人望住喎~」

佢:「你到時要陪我戴呀~」

我:「⋯好啦!」

最後她真的找到透明口罩。

我們戴上透明口罩,這種質料比一般的口罩更厚、更焗,儘管在這個香港濕熱的天氣,都阻不到我們用心去溝通。

其實是幾感人的。

好人一生平安🙏🏿